最准的平特一肖高手|绝杀平特规律
設為首頁    加入收藏
站內搜索:
新聞中心  
公司公告 more
產品導航 more
聯系我們 more

山東聊城中鋼聯金屬制造有限公司

聯系人:盛經理

電  話:0635-8885493

手  機:18663506150

地  址:山東省聊城經濟開發區牡丹江路6號

公司新聞1  
鋼鐵“冰河期” 咋應對?
發布時間:2016-03-17

2015年,鋼鐵行業深陷寒冷的“冰河期”,產能嚴重過剩,供需嚴重失衡,鋼材價格大幅下跌,全行業巨虧645億元。進入2016年,隨著國家經濟轉型力度的加大,整個行業“冰寒”依舊,鋼鐵企業生存維艱。鋼鐵企業如何看待當前形勢?想要脫離困境,鋼鐵企業該如何選擇發展道路?需要什么樣的政策支持?本期《兩會會客廳》,聽聽鋼鐵行業代表、委員怎么說。

主持人:您如何看待鋼鐵“冰河期”?這個時間會持續多久?

干勇:我認為“冰河期”的時間是5年~10年,鋼鐵行業會逐步走出這個調整期。國外的鋼鐵產能調整花了25年~30年時間,當然現在手段好一些,技術也發展很快,可以去創造新的生存空間。

何文波:雖然當前是鋼鐵行業面臨的最困難時期,但是也許是黎明前的黑暗,未來還是光明的。我們要始終堅信這一點。

曹慧泉:不好預測,時間不會太短,不要指望今年或明年就會好轉。即使有些短暫反彈和起伏,大的趨勢和方向是不會變的。

張志祥:我估計時間不會短。去年有11.6億噸產能,產量8.04億噸,有3億多噸過剩產能。我預測到2020年需求會下降1億噸左右。假設我國出口穩定在約1億噸,2020年需求穩定在7億噸,與11.6億噸產能相比的話,又多出了3.6億噸。去產能的目標是1億噸~1.5億噸,即使去掉了,還有10億噸以上的產能,到2020年產能利用率還是只能達到70%左右。

唐歷:困難時期持續多久不好判斷,但估計不會短。目前的產能過剩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結果。今年一年解決30年積累的問題,不科學,最少也得3年~5年才能完成經濟結構調整。

袁偉霞:“十三五”期間,鋼鐵行業都會處于調整之中。從當前的下游需求來看,需求大量增加的行業很少。即便落實國務院6號文件,減少過剩產能1億多噸,產能過剩的狀態還是存在的,競爭依舊激烈。我國社會經濟建設發展對鋼鐵的需求量已經達到拐點,這是發達國家也經歷過的路,咱們國家現在也到了這個發展時期。

孫朝暉:鋼鐵“冰河期”是我國粗放式發展的一種必然,行業需要重新洗牌。由于當前產能過剩太多,去產能需要一定的時日,也許就是一種新常態。

江波:只有真正把化解過剩產能這個事情做好,冰河的消融期才能到來,才能度過“冰河期”。因為如果供需嚴重失衡,價格上不去,企業怎么來脫困呢?

主持人:在鋼鐵“冰河期”,鋼鐵企業普遍遭遇了資金、環保、市場的壓力,去年全行業虧損645億元。但從去年的實際情況來看,國企虧損普遍要大于民企,您怎么看這種現象?您認為鋼鐵行業除了化解過剩產能,還應該采取哪些措施來保生存、求發展?

才讓:企業首先要看清自己的定位,在未來的行業發展中還有沒有可能生存和持續發展。如果有這種底氣,或者手里有資源,就要看好方向,及時調整,拳頭攥得緊一點,死守這個行業,還是有希望的。但在這個過程中,企業也要轉變發展模式。還有一類企業,在技術水準、裝備水平、環保條件、資源、能源、市場等方面確實沒有優勢,未來發展沒有希望,在去產能的過程中,應該積極主動,爭取政策,及時脫胎換骨,鳳凰涅槃,不要死守了。

唐歷:國企相對民企,人員多,經營管理靈活性差。此外,國企社會負擔也比民企重。

李衛:企業要堅持住,確定了正確的方向就要堅持住。技術創新是第一驅動力,鋼鐵企業要認準這個方向,包括人才、技術儲備。同時,企業自身要做好降成本的工作,實現管理扁平化,不要片面追求大而全,應該追求精和強。

江波:鋼鐵行業本身是一個很傳統的行業,現在有很多新技術,像人工智能,誰能用得好,誰就有可能占據有利地位。舉例來說,材料設計和工藝設計,好多都依托計算軟件進行,但還是需要人工來做。人工智能很發達了,所有東西都集成了,做出來的東西要比人做出來的精確得多、準確得多,而且效率更高。鋼鐵企業最起碼可以大膽地嘗試一下,如果還是傳統的那種方法,就落伍了。

主持人:鋼鐵行業要脫困,從政策層面來說,您最希望國家和地方出臺哪些政策?或者說,在哪些方面得到政策支持?

曹慧泉:不要靠政策支持活著。政策支持更多的是解決行業的共性問題,而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個性問題。

張志祥:政府去產能的任務還是很重。未來的需求是否會下降,還沒有定論,不能盲目地去產能。去產能,也要考慮對社會的影響,應溫和推進。這應該是個長期的過程。

才讓:政府出臺政策要突出兩個方面:一方面要嚴,現在說讓誰關、讓誰不關,行政命令是不行的,應該通過稅收、環保、能耗等手段來推進去產能。稅收要嚴,環保要嚴,你有能力治理就活下來,沒有能力治理你就關停。不論是中央的政策,還是地方的政策,都得嚴。不能像現在一些地方通過財政返還、稅收減免,讓企業茍延殘喘,就是不想讓問題暴露得太早,寄希望于以后。另一方面要寬,就是要在鋼鐵企業轉產、轉型、安置、調整、再開發過程中給予支持。

鐘崇武:目前鋼鐵行業遭遇的不公平主要來自于稅負和環保成本方面,一旦這兩個領域規范化,那么不合規、不規范的鋼鐵企業將很快失去生存空間,在市場倒逼下主動退出。

李衛:政府是個導向,政府要改變評價體系,不要片面追求大,應該追求有效。另外,還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、企業的關系。政府應該是“小政府、大社會”,簡政放權,供求平衡要靠市場來調節。

孫朝暉:政府需要出臺統一的市場、環保執法尺度和力度,以及差別化的財稅、金融政策。

江波:政策不能搞“一刀切”。比如說國企,國企是比較“老實”的企業,對法律法規必須遵守。這就意味著成本沒有優勢,像環保成本就較高。另外,國企還承擔著社會責任,這也是成本。去產能要有一個統一的標準,要做到公平合理,要防止地方保護主義。

主持人:近年來,我國鋼鐵電商發展迅猛。今年兩會,“互聯網+”再度成為熱詞。面對鋼鐵行業“冰河期”,越來越多的鋼鐵企業借力互聯網經濟,推動鋼鐵全產業鏈的運營協調和整體優化。確實,借助“互聯網+”戰略,鋼鐵電子商務平臺能夠標準化行業數據、規范化業務流程,在實現信息資源共享的同時,提供實時的信息服務,優化資源配置,促進產需銜接和產銷平衡,進而緩解產能過剩問題。“互聯網+”給傳統的鋼鐵行業帶來了深刻變革,這也是鋼鐵行業走出“冰河期”實現脫困發展、轉型升級的一條路徑。對此,您有何看法?鋼鐵行業作為一個傳統產業,您認為該如何擁抱互聯網?

李毅中:針對“互聯網+”,國務院出臺了指導意見,“互聯網+11個行業”,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是“互聯網+制造業”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過去我們的“互聯網+”在電子商務、物流、金融等領域取得突破,取得成績,但是在“互聯網+制造業”上力度還不夠,重視還不夠。另外,“互聯網+”是利用互聯網改造提升被“+”的行業,這里就有一個問題,誰是主體,所以有人說不應該叫“互聯網+”,應該叫“+互聯網”。我理解“互聯網+”的主體是被加的行業,“+制造業”,制造業是主體,要主動擁抱互聯網,不要等人家來改造你。當然,這并不是否定互聯網企業的特殊作用,但要明白誰是主體。平心而論,制造業涉及的范圍很廣,技術含量更高,包括行業本身的技術、數字化技術、電子制造技術、智能技術、人工智能等。所以,“互聯網+”實際上是兩個內容:一個是互聯網平臺實現資源信息的共享利用,另一個就是新一代信息技術。互聯網是新一代信息技術的一個分支,但不是它的全部。對“互聯網+制造業”來講,就是要把新一代信息技術嵌入到產品里,提高產品的附加值,從低端變成高端。

干勇:今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,要運用信息網絡等現代技術,推動生產、管理和營銷模式變革,重塑產業鏈、供應鏈、價值鏈,改造提升傳統動能,使之煥發新的生機與活力。落實到鋼鐵行業,就是把鋼鐵企業、供應商、用戶、金融機構、技術服務機構、設計機構、貿易機構、物流配送機構等,全部放到一個大平臺上,大家共同經營,共同盈利,共享成果。這樣的平臺經濟可以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,減少中間貿易環節,提升效率,降低成本,而且依托大數據技術,能夠更高效地直接服務客戶。

李曉波:現在“互聯網+”和鋼鐵電商很熱,熱有熱的道理。一個好的鋼廠圍繞終端客戶,根據需求特點,進行一些定制,這是一種更高級的業務模式、商業模式。電商是時代的產物,是技術進步的結果。電商對不同產業發揮的作用是不同的。我們也還在緊跟趨勢進行研究,畢竟鋼鐵產品的銷售和大宗商品的銷售不太一樣。

孫朝暉:電商的迅猛發展有利于降低客戶的采購成本,增強產品的競爭力,是發展的必然趨勢。

楊雪崗:電商平臺對行業的整合能力比較強。比如,旭陽焦化的焦炭產量為每年1000萬噸,每年還有200萬噸的貿易量是在電商平臺上完成的。我們現在雖然自己沒有做電商平臺,但是在其他電商平臺上做貿易。現在焦化行業的第三方平臺做得很小,不如鋼鐵行業做得大。

 百度   開創盛世 
山東聊城中鋼聯金屬制造有限公司  網站后臺  Power by CTRL 魯ICP備******號
 
最准的平特一肖高手 彩票开奖结果 代理金稻产品赚钱吗 甘肃攒劲麻将 官方 中国教育双色球直播 吉林时时彩群 山西快乐十分 排列五开奖视频新浪 河北快3推荐号码一定牛 3d 福彩最新预测 哈哈二人麻将 时时彩稳赚不赔投注法 亿客隆彩票首页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 万条筒什么意思 浙江飞鱼 沈阳盛京棋牌游戏大厅